主页 > 娱乐盘点 >

申遗成功!古城泉州“出圈”

2021-08-25

  中新网北京7月25日电 (记者 应妮)当宋代诗人李邴站在泉州港边,看到海上浩浩荡荡的各国商船满载货物进出港,不禁提笔写下“涨海声中万国商”——他的这首《咏宋代泉州海外交通贸易》由是流传至今,让今人得以想象斯时盛况。

  作为中国最新的第56项世界遗产,“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将不仅向中国人、更要向全世界讲述这一宋元时期“东方第一大港”的故事。

  从官方到民间:行之有效的制度规约

  作为泉州申遗文本的团队的负责人,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历史研究所副所长傅晶认为,一套适用并行之有效的制度体系,是世界海洋贸易中心港口运行与发展的关键保障。10-14世纪泉州海外贸易的长期繁荣,正得益于其特有的制度体系——以市舶司为代表的官方制度,和以海神崇拜为代表的民间规约。

  设置于1087年的泉州市舶司,是宋元国家政权在泉州管理海洋贸易事务的行政机构,其设置标志着泉州正式成为开放的国家对外贸易口岸,对宋元泉州的经济繁荣、文化交流以及海洋贸易各参与方的共同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作为本次申遗新增的遗产点,2020年刚考古发掘出来的泉州市舶司遗址,也是中国目前所仅见的古海关遗址。

  市舶司的运行,使得泉州与海外贸易市场形成了稳定的关系,中西方交流由经贸延伸到文化、社会、宗教方方面面。泉州港与近百个国家和地区有贸易往来,出口的大宗货物有丝绸绢缎、瓷器、茶叶、铜铁制品等;进口货物有各色香料、胡椒、宝石、珍珠、象牙、犀角等。而泉州港的繁盛最直接体现在源源不断的财政收入上,据李心传《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南宋绍兴末,泉州市舶司的岁收入每年大约在百万缗(一缗等于一千钱)上下,约占南宋全部财政收入的近五十分之一。

申遗成功!古城泉州“出圈”

7月8日,泉州真武庙内的明代“吞海”石碑。蒋启明 摄

  而修造于控扼晋江入海口的真武庙,一块明代“吞海”石碑彰显了古人行船势可吞海的宏大气概。这里也是泉州官员祭海的场所,为祈求商舶往返平安,宋时的郡守将真武庙作为望祭海神胜地,每年两次率军政要员到此举行祭海仪式,祈求真武大帝庇佑——端午前后的“回舶祭海”,秋冬的“遣舶祭海”皆当时国家常典。由是,真武庙见证了泉州港繁荣时期中国沿海独特的海神崇拜与海洋观。

申遗成功!古城泉州“出圈”

7月9日,航拍泉州开元寺东西塔。蒋启明 摄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在真武大帝佛座正面发现了一方“承信郞”石刻。文献记载宋代对招徕外国商人做出巨大经济贡献的人员,授予“承信郎”,足见政府对海外贸易的鼓励和支持。

  真武庙文物保护所负责人张章明介绍,因年代较久,这方石刻右边的四个字可看出前三个字:“承信郞”,最后一个字已风化得看不清了,左边四个字为“光觉奉舍”,经考证,“承信郎”是南宋武官的官阶,而“光觉”则是这个承信郞的名字,“奉舍”即捐建的意思。这方石刻的发现,进一步证明了真武庙至少是南宋之前建造的。

申遗成功!古城泉州“出圈”

7月8日,泉州九日山祈风石刻。蒋启明 摄

  九日山上,祈风仪式的祭拜对象是泉州地区第一代海神“通远王”。真武庙是体现世界海洋贸易中心管理保障的代表性遗产要素,是10-14世纪泉州官方祭祀海神的场所,供奉的是泉州地区的第二代海神“真武大帝”。天后宫供奉的是泉州地区第三代海神“妈祖”。这三处遗产点共同展现出古代泉州地区悠久的航海传统和海神信仰体系,并和市舶司遗址、德济门遗址共同体现了国家力量对海洋贸易的倡导和管控。

  多元人群的“世界宗教博物馆”

  “此地古称佛国,满街皆是圣人。”800多年前,大儒朱熹的这幅楹联生动地描绘出了泉州各种宗教文化和谐共存的画面。佛教、道教、儒教、伊斯兰教、民间妈祖信仰,自是不必多说;摩尼教乃至印度教的遗存,都能在泉州有一席之地。因此泉州也被誉为世界宗教博物馆。

  在今天的泉州,清净寺、伊斯兰教圣墓、开元寺、草庵摩尼光佛造像、天后宫、泉州文庙及学宫、老君岩造像等遗产点,都实证了当时各种宗教等在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的传播。

申遗成功!古城泉州“出圈”

7月9日,泉州草庵摩尼光佛造像吸引参观者拍摄。蒋启明 摄

相关标签: 成功 泉州 古城 申遗 出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