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盘点 >

激发红色主题美术创作的时代活力

2021-08-27

  近年来的红色主题美术创作,从作品创意、构图与色彩的表现,到中国本土艺术趣味的强调,涌现出了一批高水平的当代主题性绘画、雕塑等美术佳作。在取得成绩、获得好评的同时,问题和困惑也与进展并存:与以往的主题性经典作品相较,我们今天的艺术风格特征有哪些新变、还缺少点什么?哪些方面已经超越了前辈,哪些方面值得投入更大精力?如何用新形式、新风格以及新媒介材料来表现红色主题?这些都成为当下主题性美术创作的核心课题和学术突破点。

  通过视觉象征塑造民族精神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回首在党的领导下中国社会生活在各个领域、各个层面的发展变化,具有非常重要的文化意义和现实价值。尤其在美术领域更是如此,因为美术创作最能敏感、直接地反映社会时代的发展变化。当我们聚焦重大历史题材和现实题材作品的时候,用“红色主题美术”这一词语来进行概定和审视,在纪念建党百年之时具有特别的文化内涵和现实意义。

  20世纪初以来,无论是左翼美术家联盟的成立还是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都强调了文艺作品对于民众革命意识的激发;无论是早期的延安木刻,还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表现革命历史题材的人物画和山水画创作,都深刻呈现了民众的精神回应,其背后所涌动的,既有社会发展变化中深刻的集体意志,也是每个艺术家个体内在的精神旨归。从20世纪上半叶一直到今天,红色主题美术创作的发展脉络中涌现出如此多的经典作品,对于塑造各个时期的民族精神,特别是在凝聚人心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这种影响主要呈现为三个方面的内容趋向:

  其一,力求抓住时代焦点,凝聚社会民心。无论是抗战时期批判侵略者、歌颂大后方的劳动建设以求激励斗志,还是反映改革开放以后打开国门、面向全球化视野之后的新经验,紧跟时代的美术创作都在潜移默化中真正起到了紧扣时代脉搏、聚拢民心所向的社会作用。

  其二,通过视觉象征寓意,塑造民族精神。美术作品的重要特点之一,是其在视觉呈现角度上的可见、可感、可读,能够相对直接、聚焦地表述一种态度或呈现一种氛围,这就显现了视觉艺术的独特作用。视觉的象征性、寓言性,对于时代精神的塑造往往会产生直观而有力的建构作用。

  其三,以个体之眼观照家国社会,建构审美共鸣。在大众传播层面,红色主题美术作品之所以能够深入人心、雅俗共赏,就是因为这些作品扣动了人们的心弦,找准了社会发展的脉搏和集体审美诉求,这种能够引起民众共鸣的时代观照本身,即是一种带有社会使命和文化担当的艺术呈现,同时又抒写着创作者个人的情感脉动。

激发红色主题美术创作的时代活力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现场 资料图片

  艺术创作是历史真实的升华

  红色题材美术和主题性美术创作中,历史文献本身的文学性表达和创作图像的感性视觉因素之间往往呈现为一种互动关系。特别是面对叙事性的图像,能否有效地、巧妙地凝结和呈现一个意涵丰富的意象瞬间,最终考验的是艺术家的智慧及其驾驭图像叙事的本领。

  西方的经典主题性绘画作品如达维特的《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画家选取拿破仑从教皇手中接过皇冠给约瑟芬皇后戴上这一戏剧性瞬间,表现出强烈的叙事张力,同时又在历史感和艺术性之间找到了最为恰切的表述点。中国的红色主题美术创作中也有这样经典的案例,如詹建俊的《狼牙山五壮士》选择了英雄们跳崖牺牲前的一瞬间,以金字塔式的构图、纪念碑式的人物群像,呈现英雄们面对残暴敌人时宁死不屈、顶天立地的气概;何红舟、黄发祥的《启航——中共一大会议》,以毛泽东、董必武、何叔衡、李达等一大代表正在登船的场景,再现中共一大南湖会议的历史瞬间,画面选择的光线、角度、人物姿态与情绪的具体表现,都来自艺术家主体对于历史的理解。

  正在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展出的“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中,诸多尺幅巨大、描绘人物众多的党史题材美术作品,连同党史馆广场前《旗帜》《信仰》《伟业》《攻坚》《追梦》五组大型主题雕塑,都以视觉形象的方式展现了中国共产党一百年来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奋斗历程。这些美术作品都在叙事性的视觉形象表达中,展现了这种历史真实和艺术真实之间的契合关系。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二者之间不是严整对应的,而是渗透激发的关系。艺术作品不能片面地从图解历史政治的角度去看待艺术创作,艺术创作依然要在现实之上,展现艺术本身升华性的诗意和感召性的力量。

相关标签: 激发 红色 主题 美术 创作 时代 活力